您当前位置:主页 > 韩国旅行保险 >

韩国旅行保险Class teacher

爱贝克思唱片司解散 选秀歌手或拯救音乐界

2022-05-08  admin  阅读:

 

 

  作为一家运营了5年的唱片公司,爱贝克思中国在10月31日解散,这被外界注入了很多的附加涵义,因为之前内地最大的唱片公司太合麦田宣布不再签艺人,因为曾签过Jay-Z布兰妮的多家美国唱片公司宣布倒闭,还因为我们找到的很多尴尬残酷的数据。

  “唱片已死”?或许,太合麦田CEO宋柯过于悲观,但在网络数字音乐的冲击下,实体唱片的衰落已成不争的事实。

  成立于选秀最火时期的爱贝克思中国,一直拒绝签约选秀歌手,这被网友视为一种不接地气的行径。

  就选秀歌手是否影响唱片业,记者对话摩登天空唱片公司老板沈黎晖、2011“花儿朵朵”评委朱哲琴和2007年“快乐男声”13强郭彪。从时间上来看,内地唱片业走低的近几年,正是选秀由盛及衰的阶段。沈黎晖说,选秀歌手有粉丝有人气,唱片销量会比较好,他们可以带来短期的一个商业价值。朱哲琴说,选秀歌手会对未来的中国音乐产生影响,他们有机会去影响现在中国音乐的操盘手。

  引子 今年10月初,内地最大唱片公司太合麦田宣布不再签艺人,其CEO宋柯称“唱片已死”。同时,大洋彼岸曾签过布兰妮、贾斯汀等明星的Jive唱片、Arista唱片和J唱片公司宣布倒闭。10月中旬,台湾歌手信在北京举办新专辑发布会,这场被布置成“末日废墟”的发布会也是爱贝克思中国举办的最后一场发布会。10月31日,爱贝克思中国的员工度过了他们在公司的最后一天。自此,爱贝克思中国正式解散。虽然背靠着日本目前规模最大的唱片公司艾回,先后签过江一燕(微博)、关喆、阿兰等歌手,但爱贝克思中国最终因经营不善、资不抵债被日本总公司关闭,全面退出内地市场。

  沈黎晖:我觉得艾回退出中国内地,跟音乐大环境有很大关系,传统的公司单做唱片内容已经很难发展。选秀只是新人出道的一个渠道,中国多年的传统音乐产业,导致唱片公司没有花精力去捧新人出来,这个时候选秀的人就能够出来。

  沈黎晖:选秀歌手是从电视平台选出来的,本身就是成熟的输出品,推出来很省事,有粉丝有人气,唱片销量会比较好,他们可以带来短期的一个商业价值。但他们也有局限,不算是传统的音乐人,在原创力还有音乐内容上的影响会比较小,没给音乐带来太多新东西。

  沈黎晖:选秀歌手的唱片销量现在还算相当高的,有粉丝经济,而且他们是电视媒体培养出来的,带有一种电视艺人的性质,跟传统的音乐人不一样,他们的平台很大。

  沈黎晖:唱片的衰落并不代表音乐已死,音乐的产业链其实还很长,唱片的销售只是音乐产业链的一部分而已。

  沈黎晖:现在说的唱片工业,其实从来没有真正起来过,应该换个词来代替:音乐工业。唱片指的是音乐内容本身,但音乐工业包含前期音乐内容、现场音乐、后期活动等,它是一个很大的产业。所谓的唱片工业下滑,只是在唱片板块出现问题。中国的唱片公司一直扮演两个角色,唱片公司加经纪公司。在欧美,这两块是分开的。中国现在的大环境要求唱片公司不仅要做唱片,做艺人经纪约,还要有版权加举办大型演出的能力,用很时髦的词,就是要做360度音乐公司。

  潇湘晨报:参加“花儿朵朵”评委工作,你有关注很多另类歌手,当时还下了一个论断:原来的主流在末路,另类才有生命力。

  朱哲琴: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唱片卖不动,当然有网络下载、盗版等技术层面的原因,但从音乐本身,我觉得没什么新鲜动力在刺激这个市场,我觉得这些年轻人有可能塑造一些有生命力的形象。

  朱哲琴:实际上,中国的流行音乐已经在死亡,原来卖几十万、几百万的, 现在卖几万张,现在的中国音乐已经处于陈腐状态。1980年代开始流行的唱腔,延续到这个时候,也需要一个更新换代的时候了。这些年轻的生力军,他们会对未来的中国音乐产生影响。虽然他们本身能力有限,但他们提供了一种可能性,他们有机会去影响现在中国音乐的操盘手,去启发他们的思路。

  朱哲琴:欧美也遇到过类似技术问题,但音乐还是有价值的,欧美的老牌乐队,像Rolling Stone这样的乐队,到六七十岁,还在玩音乐,每年有固定的时间巡演,有听众,这说明什么呢,他们还能靠音乐养活自己,他们的产业本身有公信力,能够传达这么一种信心,音乐本身是有价值的,音乐不是捆绑在任何一个东西身上,像绯闻,不会说如果一个人没有绯闻就不行了。

  2004年湖南经视“明星学院”冠军,2007年“快乐男声”13强,郭彪算是最早的那批选秀歌手了。回忆当年最忙的时候,“一个月21天在飞机上,忙着到各地演出”,现在,郭彪自己开酒吧,偶尔也会做几场演出,“一个月两场左右吧,自己现在有其他事情要忙”。

  对于唱片业的不景气,已经很久未出新歌的郭彪并不奇怪,“现在唱片不好卖已经不是奇事了啊,所以很多选秀歌手都出的是EP,省钱”。虽然如此,但郭彪仍然打算自己两年内出一张专辑,但不在乎会卖得怎样,“只想给自己一个纪念,纪念自己那么多年的艺人生活吧”。

  90% “可以说是网络宣判了唱片的死刑。”十二乐坊经纪人王晓京接受采访时说。网络时代,人们已经习惯免费地从网上下载各种音乐资源。据国际唱片业协会2008年的统计,中国内地数字音乐的盗版率已超过90%,导致实体唱片销量逐步走下坡路。

  4% 据国际唱片业协会的数据,近7年来,我国内地唱片的销量是“一降再降”,平均每年降幅达到了41%。2006年和2009年甚至出现了“拦腰斩断”的情况,销量直接“减半”。今年,预计销量不足200万张,这一成绩仅为2005年的4%。

  2% 据法制晚报报道,中国内地2010年网络音乐收入23亿元,无线亿元,电信运营商的音乐增值服务收入279亿元,但回到内容制造商的不足2%。而2010年的电影票房不过是100亿元,却有40亿回到了内容制造商。

  法制晚报日前报道,据国际音乐行业协会提供的历年全球实体唱片销量数据,进入2000年后,全球实体唱片销量持续下降。在2005年以后,下降幅度进一步增大,连续6年呈现负增长。

  2007年的总体销量比2006年下降3.3%,销售收入为193亿美元,而2010年则比2009年下降8.4%,销售收入仅为159亿美元。截至2010年,与6年前相比,全球实体唱片销售收入骤降了将近25%,市场缩水严重。

  作为“龙头老大”的美国,最新数据显示其2010年实体专辑销售量仅为2.46亿张,仅为2005年销售量的35%。

  但另一方面,数字音乐却在悄然迅速崛起。去年,数字音乐在全球揽金107亿美元,而5年前仅为15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