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济州岛酒店 >

济州岛酒店Class teacher

美女贪官邓洁:9年受贿700万!“权色交易”丈夫也“沾光”

2022-05-12  admin  阅读:

 

 

  2018年4月23日,时任中山市南区党工委书记的梁志军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

  他的妻子邓洁知道消息后惴惴不安,在为丈夫忧心之外,她也担心自己的罪行被捅破。

  四天后,梁志军的妻子,中山市委原副秘书长邓洁紧随他的脚步,也被“双规”。

  同年7月18日,广东省中山市纪委监委发布了一则针对邓洁贪污受贿的情况通报。

  让很多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个未满五十岁的美女官员,竟然牵扯进了“权色交易”之中。

  最开始,邓洁只是深圳边防检查站的一个战士,由于外貌出众,她颇受领导喜爱。

  在深圳工作四年后,邓洁意识到,漂泊在外并不是长久之策,她想回到湖南老家。

  邓洁很快就在工商局站稳了脚跟,摸熟了门路,不过她并没有在这个岗位上消耗青春。

  大概一年之后,邓洁离开湖南,进入了中山市商检局,从最初级的办事员开始做起。

  22岁的邓洁就此开始了她的平步青云之路,一步一步向上爬,最后成为了中山市商检局副局长。

  如此迅速的升迁速度,得益于邓洁在商检局遇到的一位伯乐,这位领导从邓洁刚进入单位时便很赏识她。

  2013年,邓洁迎来了自己人生中的高光时刻,她终于成为了中山市委秘书长。

  邓洁的仕途平稳又顺遂,她的升迁之路放在任何一个官员身上,都会让人啧啧称羡。

  在男女待遇有明显区别的官场中,她作为女性,能够拥有这样的升迁速度,更让人吃惊。

  面对女性高官,尤其是颇有姿色的女性高官,很多人第一反应便是“权色交易”。

  事实上,邓洁确实是依靠自己的美貌以及频繁的“权色交易”,才爬到了中山市委秘书长的位置上。

  “对上以敬,对下以慈,对人以和,对事以真。”这句话是邓洁曾经给下属定下的处事原则。

  她还在读书的时候,就因明显区别于其他女同学的外貌,被班里同学称为“班花”。

  在双方交往的过程中,邓洁多次在黄某和行贿人之间牵线搭桥,充当中间人的角色。

  2007年,商人欧某托熟人找到了邓洁,希望她动用自己的关系,帮忙摆平一件官司。

  邓洁则把欧某领到了黄某面前,让黄某直接和欧某交谈,期间,欧某答应事成之后会奉上重礼。

  明确好处的邓洁和黄某当即一口答应了这件事,在案件审理的时候把手伸到了司法机关。

  在邓洁和黄某眼中,司法公正和清正廉明都不值一提,官司和官职都是能够交易的物品。

  除了和官员进行性交易,从中谋取金钱和升迁机会外,邓洁还陷入了包养丑闻中。

  据了解,她长期花费大量金钱包养其他男人,和不止一个人维持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在官场上,邓洁属于“走捷径”的典型例子,尝到这种甜头的她自然不会只使用一次“特殊”手段。

  虽然邓洁和黄某的关系匪浅,两人一起从事的违法勾当也很多,但黄某却不是邓洁的“最佳搭档”。

  梁志军是广东省中山市南区原党工委书记,和邓洁一样因为贪污腐败而“落马”。

  实际上,梁志军和邓洁“落马”的时间仅仅间隔了四天,他和邓洁之间绝对有撇不清的关系。

  他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和行贿者进行权钱交换,以工程项目做鱼饵,钓来甘愿行贿他的私企老板。

  中山某环境科技公司的负责人曾经找到梁志军,用270万巨额贿款让他在招标的时候暗箱操作。

  梁志军爽快地答应了这家公司的需求,果然为他们争取到了垃圾处理项目的承包权限。

  只要企业老板肯出钱,他的权力又恰好能触及的话,他便能为老板摆平任何事情。

  2017年,梁志军涉嫌一起违规出让土地案件,纪委部门随即便对其展开调查。

  在六年的时间里,梁志军断断续续地收受贿赂,保持着与企业老板之间的密切关系。

  截止他被纪委部门带走时,他共收受了来自不同行贿者的398万元人民币及118万元港币。

  同样是2017年,邓洁结识了一个想要搭上政府官员,从而获取民生项目承包权的老板许某。

  她先是把许某介绍给另一名官员魏某,要求魏某为许某公司开绿灯,帮助他接到项目。

  在许某公司并没有获得项目承包权的情况下,邓洁还是执意索取了100万作为自己的报酬。

  之后,她又通过丈夫梁志军的关系为许某介绍项目,这一次许某公司倒是成功获得了承包权。

  不过邓洁却狮子大开口,要求许某支付给她400万人民币的劳务费,这笔钱也是邓洁的贪污金额中最大的一笔。

  邓洁和梁志军就像是两只住在体制内的蛀虫,夫唱妇随,一路啃食着国家的血肉。

  梁志军和邓洁相识于微时,结婚的时候,邓洁只是商检局的一个办事员,梁志军也只是质检系统的普通职工。

  梁志军对于邓洁利用色相上位的事情一清二楚,他不仅没有表示不满,反而持一种默许的态度。

  事实上,梁志军本人很可能也因为妻子的“权色交易”,而受到领导照顾,加快升迁步伐。

  2016年12月,时任中山市委秘书长的邓洁并没有过多留恋这个位子带给她的荣耀。

  如果加上她在深圳工作的四年时间,邓洁参加工作已有三十年之久,满足提前退休条件。

  因此在退休时间还未到的时候,邓洁毅然决然地申请提前退休,离开纷繁复杂的官场。

  作为官场“老油条”,邓洁最终决定提前退休的原因,是因为于心有愧还是害怕被查处,无从得知。

  唯一确定的是,在她还没来得及利用剩下的影响力继续捞钱的时候,正义就已经降临。

  梁志军因为涉嫌贪污腐败案件被调查后,邓洁作为他名义上的妻子,自然也难以逃脱。

  邓洁刚被抓捕时,对组织上的问话有强烈的抵触情绪,不愿意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

  当她知道丈夫梁志军已经招供,纪委部门手中已握有关键性证据时,才不情愿地开口供述。

  在审讯室内,邓洁一五一十地说出了,这些年自己如何利用美色上位的具体经过。

  事实上,她并未进行相关学历的学习,也没有正规的证件,她的行为属于简历造假。

  2018年7月18日,经过三个月左右的调查后,纪委部门掌握了梁志军邓洁二人的犯罪证据。

  最终,他们二人均被判决罪名成立,被处以100万元人民币的罚金以及有期徒刑。具体刑期尚未披露。

  在官场之中,很多贪污受贿行为并非作为一个独立的点而存在,任何利益牵扯都是环环相扣的。

  而牵涉钱权的行为,由于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不少人为求安心,都会组建关系牢固的贪污群体。

  这对夫妻来自山东省日照市,妻子刘淑娟是财政局的科级干部,丈夫万同则已经官拜市委常委和副市长。

  刘淑娟和万同被起诉后分别获得了十二年和十八年的有期徒刑,在监狱中继续做一对“恩爱”夫妻。

  在整个家族的运作下,这些官员的贪腐行为会更加肆无忌惮,牵涉的金额也会更加巨大。

  但像梁志军、邓洁,或者是刘淑娟、万同这样,被利益链绑在一起的鸳鸯,不可能独善其身。

  官场上,无论是“夫妻店”,还是“家族企业”,都会在“打虎拍蝇”中露出马脚,得到应有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