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免签政策 >

免签政策Class teacher

基顿·克莱默:“曝光率不是检验艺术家的标准”

2022-05-09  admin  阅读:

 

 

  在古典音乐界,几乎所有大师级的人物都是极富个性的。尤其是在面对媒体采访时,大师们要么少言寡语无音讯,要么冷眼相看少笑容,将于本周六在上海音乐厅举行“克莱默的音乐王国”音乐会的基顿.克莱默就是这样一位大师。

  对他的采访计划从前年底一直拖到今年深秋,原本10月底约在东方艺术中心的采访也无故取消,直到上周才终于在浦东国际机场的休息室里遂愿。

  在当今世界乐坛,独奏家中最多的是钢琴家,其次就是小提琴家,而且每位演奏家都个性独具。即使是同一个老师的学生,也会由于个性差异而走上不同的道路———就像前不久与上海交响乐团合作的大提琴家米沙.麦斯基与戴维.盖林加斯,两人虽然同是罗斯特罗波维奇的高徒,但迥异的个性铸成了完全不同的风格。演奏家性格的差异,造成了对同一部作品的不同解读,这也许是古典音乐流传数百年而依然魅力无穷的原因之一。

  10月底,克莱默刚刚在东方艺术中心与自己亲手组建的波罗的海弦乐团上演了“南北半球的四季”音乐会,本周六,他又将来沪举行“克莱默的音乐王国”音乐会,两周内的两场演出恰好展现了他性格中的两面:强有力的领导者与情感细腻的艺术家。而他看似别扭的运弓动作与夸张的摆动幅度一直为爱乐者所津津乐道,但这并不会有损他在乐坛的地位和大师的形象———谁又能没有几个“怪异”的习惯呢,这些小细节反而让观众更感到亲切,旋律似乎就活生生地流淌在克莱默的血液里,并随着他的脉搏而跳动。

  克莱默曾经与大提琴家马友友、钢琴家陈萨等华人音乐家都有过合作,他认为这两位都是非常出色的音乐家:“他们都可以演奏各种各样的古典和现代音乐作品,中国音乐家是世界上最出色的音乐家,有些国家的音乐家有的过于关注自己的前途,过度推销自己。我不喜欢那些用作曲家来为自己服务、来推销自己的人,演奏者应该服务于作曲家,而不是服务于自己的虚荣心。有些人演奏了一些作品,就自大起来,认为自己很了不起。演奏者要尊重别人的兴趣和想法,而不是随心所欲,我毕竟只是躲在作曲家后面的仆人。”

  在这台名为“克莱默的音乐王国”的音乐会上,克莱默将与陈萨等年轻演奏家演奏马勒的《A小调钢琴四重奏》、施尼特克根据马勒草稿创作的《钢琴四重奏》、施特劳斯的《小提琴钢琴奏鸣曲》、巴托克的《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及肖斯塔科维奇的《钢琴三重奏》,其中大部分作品都很少在中国演出,有些曲目甚至是中国首演。

  在中国演出界,室内乐的出票情况比交响乐更不理想,那些习惯用大乐团来粉饰面子的观众常常不屑于三五人组成的小团体,某些国内观众甚至视室内乐为“鸡肋”———既没有交响乐的气魄宏大,也没有独奏那样具有个人光彩。其实,室内乐是欧洲古典音乐中最为常见的演奏形式,演奏者与观众非常贴近,是许多大师演奏家经常参与演奏的艺术形式。克莱默认为,貌似“曲高和寡”的室内乐实质是古典音乐中最能够与观众交流的音乐形式:“我记得有人说过,作曲家把最好的作品写给了室内乐。的确,室内乐就像钻石那样有很多面也很有光彩,但观众不会立刻就认识到它的价值,但细心的聆听与揣摩能让你逐渐感受到音符间的魅力。”

  克莱默总是在不断尝试冷门的曲目,他的音乐会节目单总是充满话题:“南北半球的四季”时他选择了皮亚佐拉和维瓦尔第,“克莱默的音乐王国”则是马勒、肖斯塔科维奇、巴托克的钢琴重奏与奏鸣曲。对于这两台音乐会曲目上的差别,克莱默说:“这两场音乐会是完全不同的,我选择曲目的原则是能让听众扩大视野,有启发性的作品。其中既有观众熟悉的,也一定要有大家比较陌生的。演奏的作品不仅要使我满意,也要使我的合作者与观众也能满意。我来中国演出的机会还比较少,所以这次我想利用在亚洲巡演的机会与朋友们一起演奏这些室内乐作品,主办方希望以音乐会来庆贺我的六十岁生日,我觉得用这种形式过生日很有意义。”

  在半个多世纪的音乐生涯里,克莱默总是不遗余力地提携青年演奏家,并将之视为毕生事业,波罗的海弦乐团就是他在家乡亲手组建的青年乐团,并定期带到世界各地巡回演出,他也把这些巡演当作每年演出计划的重要部分:“保持热情的灵丹妙药就是和年轻人在一起,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对成熟的渴望会给我更多灵感。我年轻的时候会注重技巧,现在我演奏注重的是来自人类灵魂的声音。对我而言,演奏贝多芬的作品现在要比演奏帕格尼尼的作品难得多———我始终在寻找‘音乐之神’在哪里,如果我假装知道它在哪里,那每次演奏就不会有新鲜感。”

  时至今日,新世代的演奏家已经分裂成两大阵营,一种坚守传统的艺术家道路,一种被唱片公司包装成明星,明星的光芒掩盖了演奏的水准,对明星的追捧也超过对艺术的景仰。对于“演奏家”的定义,克莱默认为媒体的曝光率并不是唯一的标准,因为媒体追逐的不是艺术本身的东西,而是普通观众易于或乐于接受的东西,这往往与艺术格格不入。“有人认为在荧屏上总是看到的那些人就是大师,这是错的!有的爱乐者是跟着上帝的信条听音乐,有的却是跟着魔鬼的观点听音乐。我要告诫那些学音乐的青年人,不要把莫扎特看作是从古董商店里搬出来的古旧货,其实他鲜活得像歌剧一样。”

  对于这台室内乐音乐会,克莱默想请观众欣赏风格多样的古典作品:“我现在和重奏组每天坚持六个小时的排练,这样才能保证演出质量和配合中的默契。我总是希望能在每场音乐会上做到最好,不愧对那些买票来听我们演奏的听众对我的期待。”据悉,在音乐会尾声丁善德音乐学校的琴童将向大师献上一份特别礼物:用小提琴演奏《生日快乐》,以此祝贺大师的60岁生日。观众也可以带着小提琴加入这个庆贺的环节———这个特殊的礼物,克莱默现在还并不知道。

  基顿.克莱默出生于拉脱维亚的里加,四岁时开始随父亲和祖父学习小提琴。十六岁获得拉脱维亚共和国一等奖,两年后在莫斯科音乐学院师从大卫.奥伊斯特拉赫。此后他赢得了著名的伊丽莎白女王奖、帕格尼尼及柴可夫斯基国际比赛的一等奖,并建立起国际声誉。克莱默的演出曲目极为广泛,除了古典和浪漫乐派的小提琴作品,也包括二十世纪亨策、贝尔格和施托克豪森的杰作。他支持俄罗斯和东欧当代作曲家的作品并演出了许多他们的重要作品。至今,克莱默已经录制了一百多张专辑,许多唱片反映出他独特的演绎才能并使他享有国际声望。

  1981年,克莱默创立了每年夏季都在奥地利举办的“诱人的家园”室内音乐节。1997年至1998年,克莱默从创办盖斯塔德音乐节的著名小提琴家梅纽因手中接手音乐节的领导权。1997年,为鼓励来自波罗的海三国的杰出青年音乐家,他还创办了波罗的海“克莱默拉塔”室内弦乐团。建团以来,克莱默与该室内乐团频繁进行巡回演出,在世界最重要的音乐节和音乐厅中都进行过表演。克莱默现在使用的小提琴是1730年由瓜内里制作的“前-大卫”。